霍南蛮

漫长的心酸,快乐却太短。

他の人を爱しても他の人でしかありません

一个胆小到在朋友圈不敢发任何有关情感话语的家伙
又如何能将那句我好想你说出口

我好想你,在太阳升起之前,我想我会一直想

Arashi和香菜,x回目の意识

最近饭上arashi,是g很喜欢的团。
现在说起g,恍若隔世是真的。
饭上a团是有好处的,我忙于补番补电影补综艺,每天厮混在霓虹艺能界新闻里,倒也少了想你的时候。
只是前几天在饭馆吃饭,看到老板端上来的牛肉面上的香菜,还是忍不住鼻子一酸。
我向来视香菜为人生宿敌,每一次和你吃饭,你都会帮我把香菜吃掉。
后来我把香菜都挑出来扔在桌子上了。
想起来,快要认识g一年了,快要认识你五年了。
你们都不在了,大概这算是我人生的诅咒,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。
可能也不是诅咒。
我猜别人也这样,所以我应该不必要这么意志消沉吧。

深夜的冷面

某夜接近凌晨,饿了,抓起钥匙踢着人字拖下楼觅食。
七仔和全家的速食实在令我提不起兴趣,油烟重的烧烤一个人撸串也是兴致阑珊。
偶尔发现一家仍亮着灯的日料店,这在凌晨的广州几乎是不可思议的。于是踏进去。
店主是日本人,其实正要打烊。我操着半生不熟的日语问他还做不做饭,末了才搞清楚他的中文比我的日语好多了,于是顺便蹭了这日这店里最后一碗冷面。
冷面端上来,我突然想起王菲的暗涌,然后突然想起你。
真的是非常突然。
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想起你,就像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大半夜跑到日料店来点一份冷面,然后突然脑内循环暗涌。
我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,00:34:23,一个对于正常人来说早该入睡,对于夜猫来说刚开始活动的时间。
一切...

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
平沙莽莽黄入天
轮台九月风夜吼
一川碎石大如斗
随风满地石乱走

你在拍风景,别人在拍你

然后天空又再涌起密云

山岳有形心无形

那就这样吧,该哭的人好像是我吧

其实也不奇怪。
别人问起我曾交往的别的姑娘,我点支烟,略略整理思路,把所有的故事告诉他,那些开心的,失落的,遗憾的,难忘的。
别人问起你,我一个字也说不出,也没有说的必要,亦不知从何说起。
于是我说,她啊,我不太记得了。
不过是认识的一个人而已。
我这辈子已经认识了那么多人,以后还会认识更多人。
你不过是其中再普通过的一个罢了。
再过十年,我可能都不会记得我曾经认识这么一个人吧。
可能。

你要怎样放弃自己的青春,告诉自己那并不存在。

对不起啊,想到你就容易痛苦不止,除此之外一切都还好,你大概也还好吧。

段子手

“每当我的wifi在深夜时断时续的时候,我就知道它是在委婉地提醒我快去睡觉,可是我就不!就算用流量也要熬夜”

每次脑子里闪过这种能把自己逗得一乐的俏皮话时,我先是被自己逗笑,进而心里一空。
这些俏皮话儿该说给谁听呢。还有那些琐碎的小心思,时好时坏的心情,遇见的好玩儿的吃到的好吃的,我都该和谁分享呢?

总不能是朋友圈吧。

从前是你,以后是谁呢,我不知道。

至少现在我只能自己一个人默默地赞扬自己的段子水平,也是有够无聊的。

© 霍南蛮 / Powered by LOFTER